云起时

耀厨。
突如其来的脑洞发表处。

山海

  
非国设,瞎写的文,可能有后续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

   “耀?”
   “你是谁?”王耀躺在床上,苍白的脸上写满了痛苦,耳边一直嗡嗡作响夹带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,一直喊着他的名字。些许发丝已经被冷汗打湿,盖着的轻薄羽绒被像是千金重的锁链一样束缚着他,让他整个人动弹不得。

   “耀。”王耀的眼球在薄薄的眼皮底下飞速打转,却怎么也睁不开。
   “回答我!”王耀怒吼,可却想被扼住喉咙的猫一样,发出的声音极为孱弱。

   
   “耀!”这个声音变得尖利起来,几乎要刺透他的耳膜。
   “啊——!”王耀终于从梦魇中挣扎出来。

    他大口的喘着粗气,一只手搭在眼上,让眼睛适应一下从杂乱而艳丽的色块中突然进入黑暗。

   “耀 ? 你还好吗? 我刚刚听到你的声音了。”亚瑟有些急切地在门外问他。

   王耀才从梦魇中走出来,四肢还有些发软,他试了几次终于从床上走到门前,打开门。眼前的亚瑟让他有些发愣。

   平时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,现在散落在额前,脸上有几道浅浅的伤疤,西装外套有了褶皱,还沾上了露水,连皮鞋上都带有一些草屑。这不像那个带有洁癖的柯克兰。

   亚瑟有点窘迫,放在平时他是绝对不肯以这副邋遢的面容见人特别是眼前的这位,可是今晚他刚刚从外面办事回来,走到他门前,便听到一声短粗而带有恐惧的叫声。他将手里的箱子放到墙角就赶快敲他的门,确定他的安全。这实在是...太丢人了。

  亚瑟微微低头对他解释:“我刚刚从外面回来,听到你的声音,有点不放心......”他越说声音越小,最后一句王耀几乎没听到,亚瑟抬头看了他一眼,又快速地偏过头说:“弗朗那家伙说你最近睡眠不太好,我这里有段助眠的音乐,你拿去试试吧。”

  亚瑟从兜里拿出一个录音笔递给他,王耀抬了下嘴角,从他手里接过来。
  “谢谢你了,亚瑟。”
   他抬手借着走廊的光,看了眼手腕上的表。
  “现在已经不早了,你赶紧回去收拾一下睡吧。”

亚瑟偷偷地拽着衣角,妄想能够让他看起来好一点。
   “好,晚安。”
   “晚安。”
 
在王耀的门关上之后,亚瑟明显叹了口气,提起放在角落里的箱子走回房间。

  一切都收拾好后,亚瑟擦着滴水的头发打开那个箱子,里面只有一张被烧毁一角的照片和一根鲜红的发带——是那人亲手从王耀头发上解掉的那根。

 

一些脑洞

 

金钱组
  “耀,你知道的吧,珍珠的来历。”阿尔对王耀讲,蓝色的眼眸折射出大海的光芒,王耀下意识点点头。
   “真正的珍珠必须由蚌的软肉来打磨一颗沙粒。”阿尔吐了口气。“只有这样才会产出珍珠。”
     “这就是你脚被沙子磨破的原因?”王耀猛的讲药水滴在伤口上。
     “啊啊啊啊啊,轻一点!耀!”

好茶组
  王耀和亚瑟难得清闲,这天天气又好,两人便坐在庭院里喝茶看书。王耀突然想起近来网上广为流传的一句话,偷偷地搜索这句话的英译。
  他在网页上打上“你好骚啊”这句话,得出来的英译确实一句“Hello”。
  王耀憋住笑,对着对面的亚瑟说了一句:“Hello”,并附带上一个微笑。
  亚瑟漏出了黑人问号般的表情。

无脑小甜饼

最近抖音上一个撩小哥哥的视频特别火,我们的ky小王子阿尔肥,决定趁着这个机会撩一个好看的小哥哥。
今天天气很好,阿尔肥拿着手机上路了。
目标出现!
阿尔目光闪闪地看着前面一个背影清瘦,脑后松散地扎着马尾的小哥哥。
阿尔马上打开手机开始录,自己像一只大型犬一样跑过去,被小哥哥的颜值震撼的阿尔肥狠狠地咽下一口口水。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琥珀色的眼睛。
妈妈,我觉得自己恋爱了!
“小哥哥,我给你个东西你要吗?”阿尔笑嘻嘻地问。
对方明显怔了一下,姣好的面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:“什么东西?”
“你把手伸出来。”阿尔催促他。
小哥哥很配合的伸出手,阿尔垂涎了一下对方的手,把自己的手放上去和他十指相扣:“我你要吗?”
话刚说完,不远处跑来一个人,一把拉开他俩,并把小哥哥强行公主抱抱走。
“露西亚!你干嘛!快放我下来!”小哥哥的声音渐渐远去。只剩下我们可怜的阿尔肥对着手机发呆。